阿卡姆(微超桶)02

阿卡姆骑士如果被大超救回来怎么办,小伙伴末日郎中的脑洞,可能ooc。(微超桶)不好意思万分不好意思拖这么久才更新,实在是最近分身乏术,万分不好意思哈,然后最近其他的文也会逐步更新。


AI接手了剩下的所有事,克拉克得以再次赶回那座克拉克根本不想再看见第二次的小城,他至少不能让蝙蝠侠知道这个事,至少不是在现在,他必须要欺骗蝙蝠侠,克拉克现在才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察觉到他搅和进什么样的麻烦里,所以那一天剩下的全部时光里,克拉克都像是在哥谭上空飞舞着的无头苍蝇。

可到底无头克拉克这只无头的苍蝇还是没有落在那座富丽堂皇的宅子里,这绝不是因为苍蝇走到那都不会...

瓦坎达中

一个有关瓦坎达兄妹的故事,可能会ooc。


一如艾瑞克所想,也不想艾瑞克的想象,面前只有一条空旷的小路,抛开那些泛着可疑金属光泽的墙壁,这里就是条再普通不过的过道,艾瑞克发誓只要他想,他可以在半小时内穿过整个瓦坎达的国境,并弄到一张完美无缺的护照,当然护照完美无缺的那点上,艾瑞克可能有点夸大其词,可艾瑞克相信他绝不会被区区这样一栋建筑困住,就算不能暴力突破,快速进出一栋建筑也是一名CIA最基本的素质,可偏偏,过去一个小时,艾瑞克还被困在这栋建筑里,不论是肉体还是灵魂。

在那些并不错综复杂的小路上,有着许多敞开的门,实话实说,当这座应该是瓦坎达皇宫的...

阿卡姆(微超桶)

阿卡姆骑士如果被大超救回来怎么办,小伙伴末日郎中的脑洞,可能ooc。(微超桶)


如果你身临地狱,你会向谁祈祷?是那全知全能却依旧任由你沦落至斯的天父,还是那虽非上帝一般威能却一直保护你不受地狱侵扰的保护人?其实这并不是个选择题,因为当真等你直面地狱,耳边只有魔鬼的嘶吼,那你所有的祈祷不过是笑话一般的妄言,所以杰森谁都不相信也绝不会像任何人祈祷,可如果真要祈祷,你会祈祷什么?杰森的身后是永不间断的哥谭实况,来自小丑绝佳的点子,给这只可怜的小年找回家的感觉,而屏幕后面透露的荧光勾勒出蝙蝠侠和罗宾,我会祈祷什么?杰森脸上挤出一个纯粹的笑容,大...

阿卡姆(完)悲剧

片段灭文字答应小伙伴的文章,高虐慎入,阿卡姆桶。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地狱,那地狱一定是哥谭的模样,而阿卡姆就一定是撒旦最喜爱的王座,那里既看不见太阳,也看不见希望,甚至连死亡都看不见,曾经的杰森·陶德从未觉得过死亡是如此奢侈,毕竟,人类的生命如此脆弱如同枝叶上轻盈的初雪,一触即碎。而正是这份脆弱才能证明人类活着的意义。

这是年少杰森对生命全部的认识,而因为过于刺激的生活,杰森从未思考过如果死亡并不是生命的重点,那他这并不高贵的性命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杰森不知道,所以他还活着,活在阿卡姆最暗无天日的监牢里。

于是活着成为杰森现在拥有的最无用的东西...

瓦坎达上

一个有关瓦坎达兄妹的故事,可能会ooc。


瓦坎达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夕阳,这是一位愚蠢父亲对他儿子撒过最糟糕的谎言,不仅仅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活到带儿子回归故里的那一天,更是因为瓦坎达的夕阳和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夕阳没有什么两样,就像是人总会死一样,太阳也总会落下,所以到死,艾瑞克也没明白他的父亲和他血缘上的堂哥,那一副瓦坎达能看见世界上最美夕阳的表情是因为什么,这就只是个夕阳而已。

死之前的艾瑞克没有明白,活回来的艾瑞克还是不明白,艾瑞克再一次发现他还活着这件事的时候,那又是一个傍晚,落日的余晖透过玻璃,仔仔细细的撒满艾瑞克全身,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夕阳,与艾瑞克在这个地...

盗圣8

白展堂和楚留香的拉郎,抱歉抱歉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脑洞了,一下get到这一对的萌点,其他的文都会更新,万分不好意思。


“你哭什么?”“那你又哭什么?”“我没有哭,哭的是你。”

“对哭的人是我,也只能是我,没人能被心中所爱说你别再出现更令人难过的话,尤其还是我的过错,可既然我这么多年从未哭过,而你又不愿给我一个机会,那你是不是能再和我赌一次,就赌一次,最后一次。”白展堂能清楚看见楚留香脸上尚未干涸的眼泪,衣服上也沾满了白展堂也说不出的郁金香香气,最后还有那双像是什么都说的一清二楚的眼睛,这江湖人人都说胡铁花的眼睛是最最漂亮,可分明楚...

把酒问青天10

对不起最近被一堆老剧给闹得满脑子之乎者也,然后这篇文章是我原来写的老文,最近控制不住自己体内洪荒之力把它改改弄弄又给发上来了,还有最近会更新别的文章。这篇文章有展颢和余火莲是亲父子的魔改人物OOC

嘿嘿久违的跟新哈,真的我一直不明白这种清水到死的文章,还说我有敏感词的原理是啥啊。


等待并满怀期望下

原来想勾搭太太的文章可惜失败了,
伯爵 未实装大仲马 咕哒三人cp

期间包含真语言逻辑混乱,人物ooc,毕竟没有勾搭成功,但是到底结束啦。


其实如果当时爱德蒙就退出那场混乱交杂的欢迎会,或许就不会导致现在这样无法明说的境地,可是偏偏在最不应该的时候,master的眼力却变得意外出色,即使他们中间隔着几乎半个迦勒底的servant,可master却偏偏一眼瞧见他,并且准确无误的交出了那个该上绞刑架的名字,爱德蒙。

“爱德蒙·唐泰斯。”那饶舌一般的法式花腔,毫无疑问说话的人就是爱德蒙的上帝,亚历山大·仲...

等待并满怀期望上

原来想勾搭太太的文章可惜失败了,
伯爵 未实装大仲马 咕哒三人cp

如果上帝真的存在你会对他说什么?大声咆哮着你的不满还是哭泣着诉说着你早被他定下的命运?可如果上帝真的可怜你悲惨的命运,替你修改出一幅完美的人生,那这样的你还是你?又或是另一个可爱的幸运儿?

所以哲学永远和上帝势不两立,所以爱德蒙·唐泰斯干脆什么都不做,只当那个荒唐的男人从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更何况,埃德蒙需要的答案基督山早就已经烂熟于心,若是没有答案,基督山也不会现身于此处。

人理续存的最后一处地方,不存在任何处的迦勒底,“所以立香你为什么那么希望我去见他?当那个男人动笔的那一刻起,我荒唐的命运就已经被牢牢钉死在那些无聊...

雷神3

http://hesmhh.lofter.com/post/3e6382_124b4bdc

微博上看见的梗下面放图就是如果洛基是奇异博士的亲弟弟的脑洞,有太太问就觉得超萌,马上暗搓搓的写了一个半成品。(授权和梗的来源在第一篇哈网址在最上面。


可现在斯蒂芬确确实实的觉得相信如果他不再解开这个魔法,他就将要死去。

斯蒂芬并不清楚到底是那里给他这种错觉又或是灵感,但还是那句老话,好奇心是人类进步的基石,他总会搞清楚倒是是为什么,只要洛基没有这么牢牢盯着他,斯蒂芬对天发誓他从没和任何阿加斯德人结过什么梁子,更别提这位神域的小王子,中庭最不受欢迎的法师。斯蒂芬实在...

1 / 15

© hesmhh | Powered by LOFTER